图片 4

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

  就在美国威胁退出伊朗核协议之时,的伊朗成为美国和以色列的

  关于未来中东的局势发展,宋忠平谈道,新的博弈将会围绕伊朗与沙特、以色列二者同盟之间的问题展开,并且不排除上升为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博弈,即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与黎巴嫩真主党形成同盟,与美国、以色列、沙特以及部分阿盟和北约国家成为对立面。

  白宫对此迅速表态支持。据悉,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

  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以色列在伊核问题上立场一贯更加强硬,一直以来都主张彻底废除伊核协议。

图片 1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国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屏幕上的大字意为“伊朗撒谎”。(路透社)

  特朗普上任后在很多方面都与奥巴马政府的立场形成对立,包括如今的伊核问题。此次美国提出的伊核协议的修改方案恐怕很难获得伊朗的妥协,同时也很难得到世界各方的支持。宋忠平说,从目前来看,以法德为代表,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基本上都不会赞成修改协议,因为2015年签署了相关协议后,伊朗并没有违反协议的内容,而是持续不断、公开透明地接受国际核查,没有任何违规迹象。因此,各方都缺少修改伊朗核协议的理由,更不能放任美国擅自行动。

  中东或陷入战争边缘

  就在美国威胁退出伊朗核协议之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率先拿出了“伊朗数年来所隐瞒的核武器计划有说服力的新证据”。据法新社报道,他通过电视直播,以戏剧性的方式展示了来自伊朗、这些重达半吨的上万份文件的“准确复制品”。

图片 2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资料图片:2017年5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以色列,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握手。(美国之音)

图片 3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2017年7月14日,民众在伊朗德黑兰街头庆祝伊核协议达成。

  ▲4月29日,沙特阿拉伯外交大臣朱拜尔(右)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利雅得出席记者会。正在沙特阿拉伯访问的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29日说,如不对伊朗核协议进行重大修改,美国将退出该协议。
新华社发

  宋忠平说,如果美国执意退出协议,随着伊朗经济发展,这实际上就给伊朗在未来发展核能力、核武器提供了充足的技术保障和人才储备。同时伊朗还在不断发展各种型号的中程、中远程弹道导弹,对以色列和美国驻中东各基地构成了极大威胁。因此,此次美国执意修改伊朗核协议主要针对两方面:
一是彻底销毁伊朗核能力,让其不可逆;二是迫使伊朗停止研发具有威胁性的弹道导弹。

图片 4

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  宋忠平补充说,未来两大集团在中东地区很有可能形成冷战态势,并且难以缓和。民族、宗教、国家利益、大国博弈等诸多问题交织在一起,中东已经成为“一团乱麻”,甚至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特朗普政府最晚将在5月12日决定是修订伊朗核协议还是让其失效。  一直以来,外界普遍认为以色列在中东扮演着美国“间谍小弟”的角色,来获取各方情报,包括伊朗核问题的相关机密。但宋忠平认为,其实以色列也打着自己的算盘,即不断地挑拨美伊关系,撕毁伊核协议。宋忠平还补充说,以色列在伊朗核问题的考量上,并不会过多考虑美国在中东核心利益的战略布局,而是希望美国同意以某种方式军事打击伊朗,来实现自己国家的安全保障。这一次,以色列势要和伊朗“死磕”到底。

  曾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顾问的罗布·马利表示:“内塔尼亚胡的展示没有任何新东西。以色列总理只有一个听众——特朗普。”显然,近几年在执行核协议上“没毛病”的伊朗成为美国和以色列的“眼中钉”,其中原因并非仅限一纸核协议本身。

  宋忠平说,特朗普要构筑自己在中东的新战略,就必须抓住两个国家——以色列和沙特。首先伊朗与以色列间如今存在着不可调解的国家矛盾,伊朗与沙特间又夹杂着什叶派与逊尼派本身的宗教与政治冲突,因此,为了能够打击以伊朗为代表的对美国不友善的什叶派国家,沙特和以色列两国将成为美国的中东战略上最大的帮手。这符合如今特朗普代表的美国政府的实际利益和政治主张。

  还有分析指出,美国若退出伊核协议,也很可能将使该地区陷入战争边缘。这种局势对中东乃至欧洲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都会带来极大的风险,后果难以预估。

  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相继结束,使得阿拉伯世界发生分裂,伊拉克国力大伤,加之苏东剧变,使得伊以之间共同利益减少,两国由秘密合作走上公开对抗。宋忠平介绍说,如今放眼中东,除了同为亲美派的盟友沙特外,只有伊朗具备对以色列造成直接打击的能力。而为了能对付伊朗这枚“眼中钉”,以色列的第一步就是要推翻现有的伊朗核协议。

  伊朗核能力只是被冻结

  作为一项政治成果,伊朗核协议是奥巴马任职美国总统期间极力促成的。凤凰卫视评论员宋忠平在接受参考消息网记者采访时说,奥巴马当时急于求成,伊朗核协议也因此确实存在问题,协议只是在核问题上让伊朗作出了妥协,属于短暂冻结伊朗核能力,而非对其彻底销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