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潜心耕耘,罗非鱼专题

为中央电视台(CCTV-7)农业频道《农广天地》栏目录制《新吉富罗非鱼与对虾混养技术》和《新吉富罗非鱼一年两造养殖技术》节目,广东省渔业种质保护中心主要负责人还向摄制组介绍了广东省渔业种质保护中心的基本情况以及罗非鱼良种选育和推广情况,新吉富罗非鱼出肉率比普通罗非鱼多5%,李思发课题组选育的罗非鱼,是我国获世界水产养殖,他考入上海水产学院水产养殖专业,是我国获世界水产养殖,他考入上海水产学院水产养殖专业

广东省渔业种质保护中心主要负责人还向摄制组介绍了广东省渔业种质保护中心的基本情况以及罗非鱼良种选育和推广情况。该中心建立20多年来,在现代渔业发展、鱼类种苗培育以及相关科研领域等取得了一定成绩,其中在罗非鱼领域获得了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3项省部级一等奖;在良种选育方面获得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品种,并积极推广一年养殖两造和鱼虾混养新技术,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同时,引进和开发了二十多个新品种,在巩固罗非鱼这一品种的同时,还在做娃娃鱼、宝石鲈等品种的开发。目前,每天都能接到养殖户打来的咨询电话,最近几天平均每天都有一两拨养殖户前来订购鱼苗。

2008年1月30日、28日出版的《解放日报》、《文汇报》分别以“‘九代单传’罗非鱼跃至水产出口第二位”、“新吉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鱼”为题报道了我校首席教授李思发团队历时15年成功培育国内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良种——“新吉富”罗非鱼情况,现全文摘登如下——

图片 1
李思发(前)手捧“浦江1号”团头鲂。

为了以防万一,也为了在不同气候条件下完成育种,李思发在黄河、长江、珠江3个不同的生态系统里都设置了试验点,挑鱼的工作量成倍增长,他终年在各地穿梭,每一年每一代从他手上“游”过的鱼何止成千上万。

5月7日-14日,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摄制组到广东省渔业种质保护中心和国家级广东罗非鱼良种场采访拍摄,为中央电视台(CCTV-7)农业频道《农广天地》栏目录制《新吉富罗非鱼与对虾混养技术》和《新吉富罗非鱼一年两造养殖技术》节目。

新吉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鱼 上海水产大学项目组历时15年选育鱼类优良新品种

李思发的手上布满斑点,连脸上都有,那是长年挑鱼留下的印记。

李思发开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研究先河,1982年开始的“长江、珠江及黑龙江鲢、鳙、草鱼种质收集和考种”研究持续了8年。1990年以后,他进一步开展长江“四大家鱼”以及长江口九段沙自然保护区代表性鱼类等的种质资源研究,为我国水产种苗工程建设提供了重要决策依据,他提议建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原种场―良种场―苗种场”体系逐步形成,其中经他亲自指导建立的国家级水产原良种场达20多个。

上海海洋大学的李思发教授是国内研究罗非鱼的权威,应中央电视台的邀请,专门从上海赶来,配合记者采访。李思发教授介绍了新吉富罗非鱼的品种优势,推广试验的情况,还向记者介绍了罗非鱼的引种历史和产业发展情况。在罗非鱼鱼苗和养殖车间,摄制组对罗非鱼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的管理情况进行拍摄,从鱼苗孵化到成鱼上市,既要有鱼的形态,又包括饲料,防疫,水质环境与管理等。此外,摄制组还前往珠海市平沙罗非鱼基地,江门市振业罗非鱼加工厂,南沙区附近的养殖户进行了拍摄。

“九代单传”罗非鱼跃至水产出口第二位
成为引进鱼种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选育良种

经过调查评估,李思发决定选择湖北淤泥湖团头鲂为基础群体来选育良种。团头鲂是我国特有地方鱼种,1960年以来,团头鲂由野生鱼变成了养殖对象,由于不注意保护种质,经济性状严重退化,养殖发展受到严重制约。

图片 2

据介绍,《农广天地》栏目,开播了近30年,每天播出两期,每期30分钟,涉及到种植业、养殖业和农产品初级加工等技术,是培养新型农民实用技术,宣传国家新优奇特新品种的一个平台,在全国有较高的收视群体。

(解放日报记者
彭德倩)尼罗罗非鱼,上海人叫它“青鲷”,刺少肉鲜嫩,清蒸、红烧都不错,菜场里十块钱出头就能买一条。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餐桌上的寻常鱼,祖籍非洲,历经上海专家12年选育、“九代单传”,才成为我国引进鱼种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选育良种。最新统计显示:我国罗非鱼2007年产量达111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60%,加工出口量占世界总贸易量的60%,已跃升至我国水产品出口量的第二位。
“新吉富”罗非鱼为我国罗非鱼产业的更新换代奠定了种质和技术基础。近日,上海水产大学李思发教授领衔的科研团队凭借《从“吉富”到“新吉富”——尼罗罗非鱼种质创新和推广应用》项目,获2007年度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鱼类良种选育,就和‘海选’差不多”,鱼类种质资源研究专家李思发介绍。课题组1994年引进吉富品系尼罗罗非鱼后,在消化吸收基础上,开始层层选拔,只有生长快、体型好、出肉率高、遗传性状优的“体健貌美内在素质优良者”才能被留下来。每一代罗非鱼一生都须经历四次选拔,一年下来,每100条罗非鱼中,只留下6条“种子选手”,他们的下一代,还得继续“百里挑一”……如此代代选优,直至第9代罗非鱼,生长速度已经比“老祖宗”快30%以上;出肉率提高约5%,也就是说,原本500克罗非鱼只能出肉排150克,现在可出肉排175克-200克,加工出口企业净利润提高了5%。同时,课题组为选育良种建立了遗传标记,可用来鉴别真伪和跟踪追溯,保护知识产权和从业者利益。
为了帮助罗非鱼这一外来物种适应各地水土、特别是防止近亲繁殖,李思发的课题组在黄河、长江、珠江3个不同的生态系统里均设置选育试验点。每一处的选育,都不能断链。其中,长江流域试验点历经一波三折——最初设置在浙江湖州的养殖点因企业匆忙关门而告终,三年心血白费,转战安徽蚌埠从头开始,四年后又被迫中断。研究小组没有气馁,在南汇重起炉灶。“做学问其实和养鱼很像,要耐得住寂寞,你要是期望鱼今天比昨天大很多,是不可能的”,李思发说。
2006年1月,李思发课题组选育的罗非鱼,被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审定为新品种,命名为“新吉富罗非鱼”,列入农业部2006年全国重点推广养殖品种。目前,该良种已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推广应用,尤其是成为南方不少地方淡水养殖的主导品种。在罗非鱼不能自然越冬的上海,养殖户吴先生2年前开始养罗非鱼,一年只忙6个月,鱼塘每亩能收2吨鱼,亩产值2万元。上百亩鱼塘养下来,他不但自己发了财,还带动一批养殖户致富。李教授的电话成了全国各地养殖户的“良种咨询热线”。
专家点评
王清印研究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等:选育的尼罗罗非鱼新吉富良种具有生长快、体型好、遗传性状稳定等优点。在我国山东、河北、山西、天津、新疆、海南等省市开展的推广试验表明,其性状优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明显。

“没有永久的良种”。李思发没有停下研究的脚步,他选育的团头鲂“浦江1号”已进入第9代,“新吉富”罗非鱼已推陈出新至第14代。他用10年时间以不同技术路线选育的“吉丽”罗非鱼,今年2月也经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新品种(GS01―002―2009)。这个兼具生长快和耐盐性强的新品种,实现了“淡鱼海养”的夙愿。海水环境里养殖的这种罗非鱼口味更鲜美,可与海水鱼鲷、石斑鱼等相媲美,售价比普通罗非鱼高2倍―3倍。

鱼类大多性成熟时间长达2年―3年,要选育出良种,至少要经过6代―8代才能见效。也就是说,产生一个新鱼种,研究周期将长达一二十年,谁也不能保证这期间会遭遇怎样的变数,更不能保证等来的一定是鲜花和掌声。

(文汇报记者
李雪林)一条来自非洲的鱼,经过著名鱼类专家、上海水产大学首席教授李思发团队15年的精心选育,已经“游”上了全国百姓的餐桌。从2005-2007年,这条名为“新吉富”的罗非鱼累计推广面积已达130万亩,总产值51.8亿元,新增利税15.4亿元,创汇3.34亿美元。
日前,刚刚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的李思发教授自豪地说:“这是一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鱼。”
罗非鱼类是热带暖水性鱼类,原产非洲。我国于1978年引进尼罗罗非鱼后,开始形成罗非鱼养殖业,但种质混杂制约了产业的发展。李思发教授领衔的项目组,于1994年引进GIFT品系尼罗罗非鱼,开始了选育研究。
“3年的引进、消化、吸收,9年的自主创新选育,3年的推广应用,新吉富罗非鱼的选育推广花了差不多15年的时间。”李思发教授告诉记者,首先需要解决的是罗非鱼能不能适应我国环境的问题,项目组在长江、黄河、珠江三个农业生态区同步试验,定时交换,避免近亲交配。经9年9代,获得了经济性状显著改良的鱼类新品种,它是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引进鱼类中的首例选育良种。
长得更快,体形更好,出肉率更高,遗传性能好……“新吉富”具有众多的优点。李教授特别强调,新吉富罗非鱼出肉率比普通罗非鱼多5%,“普通罗非鱼一斤出三两鱼片,一斤新吉富罗非鱼可以出三两半到四两鱼片。”这就是说,加工出口的净利润提高了5%。
李教授把这条鱼看作是“服务全国的鱼”。2006年,经农业部审定,“新吉富”罗非鱼为优良品种,如今已推广到广东、海南、山东、河北等20多个省市,最远的到了西藏、新疆,迅速成为全国知名品种。
“新吉富”的10多年选育、推广过程,也是我国罗非鱼产业的快速发展过程,其养殖产量从1994年的20余万吨提高2006年的111万吨,加工品出口量由零跃升到2006年的17万吨。“新吉富”的育成,显著地提高了罗非鱼的苗种质量,提高了养殖成鱼的个体规格和总产量。如今,我国罗非鱼养殖产量占世界总产量60%以上,加工品国际贸易量占世界总量60%以上,成为仅次于对虾的出口水产品。

李思发,1938年4月出生,上海海洋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开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研究先河,坚持种质创新,育成的团头鲂“浦江1号”为世界上草食性鱼类首例选育良种,“新吉富”罗非鱼为我国近百种引进鱼类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选育新品种,“吉丽”罗非鱼为适合海水养殖的新品种。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农业部第三届中华农业英才奖,是我国获世界水产养殖

打击,困难再大,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2005年,“新吉富”罗非鱼经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新品种(GS01―001―2005),专家鉴定为国际先进水平,列入农业部2006年全国重点推广养殖品种,2009年3月,李思发获发明专利授权。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最重要

“搞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

“授人以鱼,一日有鱼;授人以渔,终身有鱼。”

李思发跟鱼打了半个世纪交道,最开心的是农民养鱼能致富,百姓能吃上更多更好的鱼。他常常不远千里不分寒暑,深入渔村渔场指导农民养鱼,在海南、广东讲课时,农民开着养鱼赚钱买的私家车听他上课,让他非常高兴。

李思发培育的“新吉富”罗非鱼。

“新吉富”罗非鱼成为罗非鱼产业升级换代的新一代品种,为我国罗非鱼产业奠定了坚实的种源物质基础。我国罗非鱼总产量已由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不足20万吨,发展到目前的120万吨,占全球总产量一半。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最重要

李思发手捧“浦江1号”团头鲂。

罗非鱼在我国大多数地区的繁殖周期是1年。每一代罗非鱼要历经4次挑选,在1000条罗非鱼中,会挑出6条生长快、出肉率高、内在遗传性状好的鱼。罗非鱼的鳍棘尖硬,李思发的手常被扎得鲜血直流,但他仍一刻不停地继续工作。

他刻苦钻研勤奋工作,不时到湖泊水库蹲点,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生产技能。1979年,作为访问学者,李思发到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和海洋渔业部淡水研究所从事鱼类生态研究。思虑再三,李思发认定,要改变我国渔业落后面貌,种质最重要。

他还致力于我国水产种质标准化建设,发展并完善了鱼类形态、养殖性能、细胞遗传及分子遗传的集成检测和鉴定技术,把我国水产生物种质检测技术和能力提高到国际先进水平;他的专著《中国淡水主要养殖鱼类种质研究》对10种代表性淡水养殖鱼类的种质特征做了首次系统深入阐述;他主持制定了鲢鱼、鳙鱼、草鱼、青鱼、罗非鱼、河蟹国家标准6项、《养殖鱼类种质检验》国家标准15项,目前均已公布实施,成为我国制定水产种质标准及检测工作必须参照的依据。

“新吉富”罗非鱼成为罗非鱼产业升级换代的新一代品种,为我国罗非鱼产业奠定了坚实的种源物质基础。我国罗非鱼总产量已由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不足20万吨,发展到目前的120万吨,占全球总产量一半。

半个世纪授人以渔

2005年,“新吉富”罗非鱼经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新品种,专家鉴定为国际先进水平,列入农业部2006年全国重点推广养殖品种,2009年3月,李思发获发明专利授权。

团头鲂选育还在进行时,李思发就开始致力于引进国外新品种罗非鱼的研究。这是一种原产于非洲的暖水性鱼类,我国早在1958年就引进了一种罗非鱼,但因为过度繁殖、个体小达不到理想规格,养殖效益低,国内市场不欢迎,更进不了国际市场。

围墙隔开了尘世喧嚣。李思发说:“搞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打击,开始选育种研究时就有这个思想准备,困难再大,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历经一代又一代选育,到第9代时,罗非鱼的生长速度快了30%以上,出肉率提高约5%,优良品种“新吉富”罗非鱼终于选育成功,这是我国近百种引进鱼类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选育新品种。

半个世纪授人以渔

他刻苦钻研勤奋工作,不时到湖泊水库蹲点,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生产技能。1979年,作为访问学者,李思发到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和海洋渔业部淡水研究所从事鱼类生态研究。思虑再三,李思发认定,要改变我国渔业落后面貌,种质最重要。

李思发跟鱼打了半个世纪交道,最开心的是农民养鱼能致富,百姓能吃上更多更好的鱼。他常常不远千里不分寒暑,深入渔村渔场指导农民养鱼,在海南、广东讲课时,农民开着养鱼赚钱买的私家车听他上课,让他非常高兴。

“授人以鱼,一日有鱼;授人以渔,终身有鱼。”

“授人以鱼,一日有鱼;授人以渔,终身有鱼。”李思发,这位从长江边走来,站在世界水产原良种事业前沿的中国科学家,用其毕生心血培育的良种鼓起了农民的“钱袋子”,丰富了百姓的“菜篮子”,并以其富有创建性的学术着作赢得了国内外业者、学者的尊崇。

还有一幢农村常见的小楼,内有实验室、会议室及卧室等。李思发和夫人、鱼类病理专家蔡完其每周必来这里,来了就住在简陋的阁楼里。

罗非鱼在我国大多数地区的繁殖周期是1年。每一代罗非鱼要历经4次挑选,在1000条罗非鱼中,会挑出6条生长快、出肉率高、内在遗传性状好的鱼。罗非鱼的鳍棘尖硬,李思发的手常被扎得鲜血直流,但他仍一刻不停地继续工作。

围墙隔开了尘世喧嚣。李思发说:“搞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打击,开始选育种研究时就有这个思想准备,困难再大,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图片 3

令李思发自豪的是,通过产学研结合,他领衔的团队研发的新品种能欢畅地“游”向全国。团头鲂“浦江1号”选育成功后,上市时间由改良前的年底提前到国庆节前,平均个体从1斤左右增重到近2斤,连续列入农业部主推品种。目前我国团头鲂养殖年产量稳定在近60万吨,其中“浦江1号”约占一半,在上海等地形成了“一条鱼两个产业”,即“种源渔业”和“休闲渔业”。

李思发的手上布满斑点,连脸上都有,那是长年挑鱼留下的印记。

一年又一年,怀着希望干了16年,李思发终于选育成功团头鲂“浦江1号”,2000年被农业部审定公布为推广良种(GS01―001―2000),这是世界上草食性鱼类首例选育良种。

历经一代又一代选育,到第9代时,罗非鱼的生长速度快了30%以上,出肉率提高约5%,优良品种“新吉富”罗非鱼终于选育成功,这是我国近百种引进鱼类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选育新品种。

打击,困难再大,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从事水产养殖教学科研50年,李思发前19年注重“量”,着力解决百姓的“吃鱼难”,后31年注重“质”,着重解决“水产养殖业持续发展和安全”问题。
1960年,李思发留校任教,跟随着名鱼类增养专家陆桂教授从事大水面鱼类增养殖工作。

从事水产养殖教学科研50年,李思发前19年注重“量”,着力解决百姓的“吃鱼难”,后31年注重“质”,着重解决“水产养殖业持续发展和安全”问题。1960年,李思发留校任教,跟随著名鱼类增养专家陆桂教授从事大水面鱼类增养殖工作。

“新吉富”罗非鱼则解决了生长期内达不到理想规格的难题,鱼片出肉率也比一般罗非鱼提高5%,加工厂每加工1吨原料鱼可增加净收入200元―300元。目前,“新吉富”及其衍生品系在全国罗非鱼产业的覆盖率达70%左右。

李思发采用的是系统选育与生物技术集成的技术路线。他说,能坚持着走下来,靠的就是信念。他相信只要理念符合科学,技术路线对头,功夫下得深,铁杵一定磨成针。

1954年,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江里的鱼都被冲到了大街上,从小在江边长大的16岁少年李思发被许多从没见过的鱼深深吸引了。两年后,他考入上海水产学院水产养殖专业,开始了历经艰辛的“当代渔夫”生涯。

1982年,李思发回国后立即着手“长江、珠江及黑龙江鲢、鳙、草鱼种质收集和考种”研究,揭示了不同水系鱼类群体间存在表型和遗传型差异、其中长江种群最优的自然规律,提出了保护我国重要鱼类种质资源的思想和技术路线,即建立原种场―良种场―苗种场三级体系。

“没有永久的良种”。李思发没有停下研究的脚步,他选育的团头鲂“浦江1号”已进入第9代,“新吉富”罗非鱼已推陈出新至第14代。他用10年时间以不同技术路线选育的“吉丽”罗非鱼,今年2月也经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新品种。这个兼具生长快和耐盐性强的新品种,实现了“淡鱼海养”的夙愿。海水环境里养殖的这种罗非鱼口味更鲜美,可与海水鱼鲷、石斑鱼等相媲美,售价比普通罗非鱼高2倍―3倍。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海洋渔业资源减少,作为海鱼替代品,肉质厚、鱼刺少的罗非鱼在国际市场上开始受到青睐,我国从1978年起多次引进了一种尼罗罗非鱼,但由于引进品种的种质混杂和“水土不服”,仍然严重制约了罗非鱼产业的发展。

还有一幢农村常见的小楼,内有实验室、会议室及卧室等。李思发和夫人、鱼类病理专家蔡完其每周必来这里,来了就住在简陋的阁楼里。

李思发开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研究先河,1982年开始的“长江、珠江及黑龙江鲢、鳙、草鱼种质收集和考种”研究持续了8年。1990年以后,他进一步开展长江“四大家鱼”以及长江口九段沙自然保护区代表性鱼类等的种质资源研究,为我国水产种苗工程建设提供了重要决策依据,他提议建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原种场―良种场―苗种场”体系逐步形成,其中经他亲自指导建立的国家级水产原良种场达20多个。

图片 4

记者跟着李思发来到南汇,走进挂着“鱼类种质研究试验站”牌子、占地25亩的院子,只见大大小小土池、水泥池排列有序;院子的一角是两座蓝色的暖棚,罗非鱼在里面度过5到6个月的越冬期,要4月下旬才能出棚。

1994年,李思发引进了尼罗罗非鱼“GIFT”品系。经3年评估,1997年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引进良种,命名为“吉富”品系尼罗罗非鱼。但李思发还是不满意。为了培育出适合我国国情的、可供规模化生产的罗非鱼优良品种,1997年起,李思发以“吉富”品系尼罗罗非鱼为基础群体,开始了在珠江、长江及黄河3大农业生态区大群体同步选育工作。

为了以防万一,也为了在不同气候条件下完成育种,李思发在黄河、长江、珠江3个不同的生态系统里都设置了试验点,挑鱼的工作量成倍增长,他终年在各地穿梭,每一年每一代从他手上“游”过的鱼何止成千上万。

他还致力于我国水产种质标准化建设,发展并完善了鱼类形态、养殖性能、细胞遗传及分子遗传的集成检测和鉴定技术,把我国水产生物种质检测技术和能力提高到国际先进水平;他的专着《中国淡水主要养殖鱼类种质研究》对10种代表性淡水养殖鱼类的种质特征做了首次系统深入阐述;他主持制定了鲢鱼、鳙鱼、草鱼、青鱼、罗非鱼、河蟹国家标准6项、《养殖鱼类种质检验》国家标准15项,目前均已公布实施,成为我国制定水产种质标准及检测工作必须参照的依据。

16载成功选育团头鲂

令李思发自豪的是,通过产学研结合,他领衔的团队研发的新品种能欢畅地“游”向全国。团头鲂“浦江1号”选育成功后,上市时间由改良前的年底提前到国庆节前,平均个体从1斤左右增重到近2斤,连续列入农业部主推品种。目前我国团头鲂养殖年产量稳定在近60万吨,其中“浦江1号”约占一半,在上海等地形成了“一条鱼两个产业”,即“种源渔业”和“休闲渔业”。

李思发说,选育团头鲂历时16年,除了要应对各类意外因素,筹集必要的研究经费更不容易。一个科研项目立项不可能横跨10多年,只能四处申请项目筹钱,为此,他不得不放弃和团头鲂同时开始研究的一种“抗病”草鱼,白费了3年心血。

李思发采用的是系统选育与生物技术集成的技术路线。他说,能坚持着走下来,靠的就是信念。他相信只要理念符合科学,技术路线对头,功夫下得深,铁杵一定磨成针。

至于吃苦,就更不用提了。李思发的手上布满斑点,连脸上都有,那是长年挑鱼留下的印记。团头鲂“浦江1号”的每一代鱼都要历经4次挑选,有两次是在年底接近0摄氏度时进行,不能戴手套,否则会没有感觉。1万条鱼中只能挑出3到4条,每一代至少要挑出雌雄各200条。

16载成功选育团头鲂

意外也不断发生:看护不严,鱼儿就可能被人偷了、被鸟儿叼了,冬天越冬暖棚一断电,一池鱼都会被冻死。最让李思发心痛的一次,是合作了3年的一家浙江养殖企业,因为改制,竟把鱼私分了关门大吉。李思发只得将试验点搬到安徽蚌埠,又因为改制而夭折,最后只好折回上海,在南汇重起炉灶。

“搞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

1994年,李思发引进了尼罗罗非鱼“GIFT”品系。经3年评估,1997年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确认为引进良种(GS03―001―1997),命名为“吉富”品系尼罗罗非鱼。但李思发还是不满意。为了培育出适合我国国情的、可供规模化生产的罗非鱼优良品种,1997年起,李思发以“吉富”品系尼罗罗非鱼为基础群体,开始了在珠江、长江及黄河3大农业生态区大群体同步选育工作。

意外也不断发生:看护不严,鱼儿就可能被人偷了、被鸟儿叼了,冬天越冬暖棚一断电,一池鱼都会被冻死。最让李思发心痛的一次,是合作了3年的一家浙江养殖企业,因为改制,竟把鱼私分了关门大吉。李思发只得将试验点搬到安徽蚌埠,又因为改制而夭折,最后只好折回上海,在南汇重起炉灶。

“新吉富”罗非鱼则解决了生长期内达不到理想规格的难题,鱼片出肉率也比一般罗非鱼提高5%,加工厂每加工1吨原料鱼可增加净收入200元―300元。目前,“新吉富”及其衍生品系在全国罗非鱼产业的覆盖率达70%左右。

经过调查评估,李思发决定选择湖北淤泥湖团头鲂为基础群体来选育良种。团头鲂是我国特有地方鱼种,1960年以来,团头鲂由野生鱼变成了养殖对象,由于不注意保护种质,经济性状严重退化,养殖发展受到严重制约。

鱼类大多性成熟时间长达2年―3年,要选育出良种,至少要经过6代―8代才能见效。也就是说,产生一个新鱼种,研究周期将长达一二十年,谁也不能保证这期间会遭遇怎样的变数,更不能保证等来的一定是鲜花和掌声。

至于吃苦,就更不用提了。李思发的手上布满斑点,连脸上都有,那是长年挑鱼留下的印记。团头鲂“浦江1号”的每一代鱼都要历经4次挑选,有两次是在年底接近0摄氏度时进行,不能戴手套,否则会没有感觉。1万条鱼中只能挑出3到4条,每一代至少要挑出雌雄各200条。

“授人以鱼,一日有鱼;授人以渔,终身有鱼。”李思发,这位从长江边走来,站在世界水产原良种事业前沿的中国科学家,用其毕生心血培育的良种鼓起了农民的“钱袋子”,丰富了百姓的“菜篮子”,并以其富有创建性的学术著作赢得了国内外业者、学者的尊崇。

记者跟着李思发来到南汇,走进挂着“鱼类种质研究试验站”牌子、占地25亩的院子,只见大大小小土池、水泥池排列有序;院子的一角是两座蓝色的暖棚,罗非鱼在里面度过5到6个月的越冬期,要4月下旬才能出棚。

1954年,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江里的鱼都被冲到了大街上,从小在江边长大的16岁少年李思发被许多从没见过的鱼深深吸引了。两年后,他考入上海水产学院水产养殖专业,开始了历经艰辛的“当代渔夫”生涯。

李思发说,选育团头鲂历时16年,除了要应对各类意外因素,筹集必要的研究经费更不容易。一个科研项目立项不可能横跨10多年,只能四处申请项目筹钱,为此,他不得不放弃和团头鲂同时开始研究的一种“抗病”草鱼,白费了3年心血。

图片 5
李思发培育的“新吉富”罗非鱼。

1982年,李思发回国后立即着手“长江、珠江及黑龙江鲢、鳙、草鱼种质收集和考种”研究,揭示了不同水系鱼类群体间存在表型和遗传型差异、其中长江种群最优的自然规律,提出了保护我国重要鱼类种质资源的思想和技术路线,即建立原种场―良种场―苗种场三级体系。

团头鲂选育还在进行时,李思发就开始致力于引进国外新品种罗非鱼的研究。这是一种原产于非洲的暖水性鱼类,我国早在1958年就引进了一种罗非鱼,但因为过度繁殖、个体小达不到理想规格,养殖效益低,国内市场不欢迎,更进不了国际市场。

一年又一年,怀着希望干了16年,李思发终于选育成功团头鲂“浦江1号”,2000年被农业部审定公布为推广良种,这是世界上草食性鱼类首例选育良种。

李思发,1938年4月出生,上海海洋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开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研究先河,坚持种质创新,育成的团头鲂“浦江1号”为世界上草食性鱼类首例选育良种,“新吉富”罗非鱼为我国近百种引进鱼类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选育新品种,“吉丽”罗非鱼为适合海水养殖的新品种。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农业部第三届中华农业英才奖,是我国获世界水产养殖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海洋渔业资源减少,作为海鱼替代品,肉质厚、鱼刺少的罗非鱼在国际市场上开始受到青睐,我国从1978年起多次引进了一种尼罗罗非鱼,但由于引进品种的种质混杂和“水土不服”,仍然严重制约了罗非鱼产业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